镶嵌白玉孩戏图多色雕漆橱柜——子孙繁多的愿望
发布时间:2019-10-10 09:02

导语:家具是为方便日常生活而制作的器具。不过家具在古时候并不属于生活的必需品,一开始应只有贵族才用得着。通常定居比游牧的生活更需要家具,因此,家具可说是文明达到相当程度后才有的东西。

在家具中,人们最为需要的可能是箱、柜一类收藏衣物的东西,在以渔猎采集为生的远古平等社会,虽然产物公有,没有必要隐藏贵重的物品,但是穿的衣物有冬、夏之别,为了免受尘埃、雨露的脏污,就有制作箱柜加以收藏的必要。到了经营农业、定居的阶级社会,对于某些贵重的物品,更有制作箱柜加以保护的必要。3000多年前商代的甲骨文“贮”字作收藏海贝于箱柜之状,说明人们制作箱柜已有悠久的历史。

战国时代木器因漆的普遍使用而兴盛,但生漆产量不多,价格高昂,只用于保护与装饰。到了15世纪,已发展到以层层的薄漆积成相当厚度而作为器物的材料,并雕成立体的图案。这种工艺叫雕漆,因所雕主要为红色的漆层,故或称剔红。这件18世纪的长方形漆橱柜,堪称精品中的精品。漆柜的箱盖扣住双门的上口,不打开箱盖就开不了双门,这是此期的典型造型。为了加强保密,两门及盖门之间还加上鎏金的铜折页和锁。打开盖子便露出漆黑的格子。打开两扇门则是两个各有五个抽屉的橱柜。每个抽屉都用白漆写着“御制诗”,以及“初集戊”“二集甲”等的编号。乾隆皇帝写过四万首以上的诗篇,这个柜子有可能放置在龙椅的一角,以便随时存放和取阅所写的诗稿。

漆柜的门及其他三边上,在高低不等的深绿与黄褐色的底漆上有朱红色的立体图案,主题是白玉琢磨的多群在以建筑、山石为背景的花园里兴高采烈地游戏的孩童。盖子的前边及里边装饰着双龙抢珠,其他两边则为蝙蝠飞扑于山石波浪上的彩云间。盖顶则是一条面目狰狞含怒的盘龙护卫着火珠,围绕其四周的是跳跃于云间的四条飞龙。支架的四周刻着重复的云蝠纹。

一个家族的盛衰常取决于生殖能力的强弱。死是不可避免的自然规律,人们最大的希望是后代能永远地繁殖下去,所以重视子嗣是各民族普遍的观念,而中国尤为强烈。《孟子·离娄》有“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”,充分说明没有子息是很严重的缺憾。

中国自有文字记载以来就是父系社会,重男轻女,以男孩计算家族的成员。商代卜辞中这种性别的歧视很明显。王常作有关祈求生子的卜问,当问及性别时,男婴称为嘉,女婴称为不嘉。甲骨文的“嘉”字作一跪坐妇女和一把耒形,未是男子耕田的工具。此字表达妇人生有一个能劳动耕地的儿子,是值得嘉美的事。西周的《诗经·小雅·斯干》有“乃生男子,载寝之床。载衣之裳,载弄之璋。其泣喤喤,朱芾斯皇,室家君王。乃生女子,载寝之地。载衣之裼,载弄之瓦。无非无仪,唯酒是议,无父母诒罹”,把父母的偏心很鲜明地表现了出来。